《行走安徽老街》系列之二十四:池州市东至县尧渡老街

作者: 陈群   日期:2019-09-09 15:10  稿源: 中安在线


俯瞰尧渡老街周边地貌

   安徽历史悠久,人文荟萃,历史遗存丰富,文化遗产厚重。近年来,安徽在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与传承方面做出了卓有成效的成绩。

   走进安徽,徜徉在城市与乡村的深处,会经常感受到历史与现代的交融和积淀,尤其那一座座古镇、一条条老街,以及深巷人家的老手艺、老物件,无不承载着悠悠的历史记忆,诉说着无数的动人故事。

   本期,我们带您走进池州市东至县尧渡老街。

   尧渡老街位于池州市东至县尧渡镇,距今已有2400年历史。尧渡老街的街名,来源于尧舜二帝由此过渡而得名。尧渡老街依河而建,临水的每家每户房屋后墙下留有系船的船桩和埠头。老街有长条形石板路,清一色的粉墙黛瓦,屋连屋,为徽派建筑的代表。

  拍摄手记:

   火车划破黑暗,在一个点点星火的地方停了下来。出站,荒芜野草送来阵阵清新,再走几步就漆黑一片。深夜1:15,东至县火车站前的公交车还在坚守,这真是我见过的最有良心的公交车,估计望穿秋水了。车行10分钟,车窗外依然漆黑一片。莫非公交车也犯困了,它一跑,灯就灭;它一抖,灯就亮。灯熄,它再抖,灯又亮。如此反复。

   一直坐到终点站,我顾不上那么多,就近捡了一个地方住下。房间里陈设简单:一台小电视机、一张床、一个凳子、一把椅子。人躺下,一会就睡着了。

   这个国庆小长假能与尧渡老街零距离接触,也颇有意义,更有说不出的喜悦。早上起来直奔老街,在街头碰见一个人,他戴着一顶帽子,颇有民国风。他叫张晓务,58岁,一位热心的老街原始居民。“看你一个人在外不容易,我给你讲讲尧渡老街吧,也许你会有收获。”热心人晓务带我深入街巷寻一些历史老建筑,他心里俨然装着一个尧渡博物馆,老街春秋在他口里蹦蹦跳跳,眼睛骨碌一转故事就瓜熟蒂落,热腾腾的历史此刻如此鲜活。之后我们弯弯绕绕去他家歇息,他客气倒茶,又拿出几张他珍藏的家族老照片。那照片散发着一个世纪的荣耀,泛黄的相纸上定格了咫尺天涯的回忆。

   晓务热情相邀,说是尝尝粗茶淡饭,如我转身离去难免太过薄情。这种盛情最难谢绝,索性我就冒昧拿起了碗筷。他倒茶,又向我碗里夹了两条鱼,热情扑面而来。饭后,他老婆督促他送我到车站,他允诺。临走时,他拜托司机好好为我带路。

   如果说东至尧渡老街之行是一次收获之旅,那么认识晓务是我最美好的记忆。在奔流的人群里,他能放下手里的活,为我这个原本陌生的年轻人分担精力,这真是我的荣幸,也是这个时代映照的光芒。

   又去尧渡老街已是一年之后了。

   出尧渡老街竟与晓务不期而遇,我们合了一张影,感叹缘分之奇。这次,我拍着拍着就忘了节奏,连吃饭的时间也一拖再拖。能左右心情的,能增强动力的,恐怕只有照相机,也只在安徽老街的光影里了。

   往下街走,突然阳光明媚,屋檐下的一切太有质感了。阳光也真逗人,我跑到河边航拍时,它又被云藏起来了。也许我到访的次数还不够吧,不然太阳怎会那般羞涩呢。

   想起在尧渡走过的每一步,碰到的每一个人,穿过的每一条小巷,按下的每一次快门,我为这些平淡而真实的时光感动,为每一次千里迢迢的爬山涉水的追寻而感动。晒过的每一缕阳光,吹过的每一阵清风,前行时的每一次忍耐,都是老街赐予的脉脉温情,也是遇见的好心人温暖的力量。

   行走老街,是一次次不期而遇的发现,好像发现未知的自己,不断充盈、丰富着自己。(徽镜映像工作室记者 陈群)

此间为上世纪20年代本地银行行长郑辉泉(音)的房子。一旁是50年代的老文化馆

街巷深处的居民等家人回来吃饭

民国时的老井

街巷居民在刷洗水缸

86岁的金德辉早年毕业于安徽中医学院针灸专业,他1995年退休后回老街老宅办了一个“金德辉信箱”,希望能为百姓多造福

63岁的陈理发师13岁开始理发,如今每天可接待17个顾客

老黄烟店

街巷深处,85岁的丁奶奶抱着邻居家的小孩,叮嘱他好好吃饭,将来要上大学

73岁的张大爷年轻时由肥东寻梦尧渡并在此定居

程大姐的商店1998年营业,生意曾经很红火

10多年前,金师傅从温州来东至专门加工棉絮被套出售

老街里的东至团结综合厂旧址,50岁的铁匠陈大水子承父业打铁30多年,上世纪90年代他每年可轻松存一万多元,如今他带的徒弟都转行烧电焊了

62岁的周爱荣平时爱唱黄梅戏,她自己做的彩船主要为献爱心用

老照片左边小孩是58岁张晓务的父亲张森林(曾享誉上海滩的著名茶商),右边小孩是张晓务的大伯

老街前供销社旧址,张晓务翻开家谱,也打开了尘封的老街历史

安徽省非物质文化研究会 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请勿复制或镜像

安徽新媒体集团 技术支持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皖ICP备1701230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