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继承和保护决不能再重手轻口。”——2019年4月15日在黄山举行的安徽省非物质文化遗产研究会第二届理事会上,来自蚌埠怀远的省级非遗传承人葛松发言说,“所谓重手轻口,就是重视手工技艺类的非遗,比如雕刻类、手工艺类等项目,大多能产生直接经济效益,轻视和忽视声腔类、口头类的非遗,比如戏曲、曲艺、民间传说等。”出语惊人,掷地有声,此话一出,受到与会人员的重视,并引发思考。

  葛松,男,安徽怀远人,出生于文艺世家,自幼喜爱民间艺术,8岁开始学习京剧。1990年考入江苏省徐州市戏剧学校,1994年进入蚌埠市泗州戏剧团当演员。1999年调入怀远县文化广电体育新闻出版局工作。长期从事怀远民间文化的研究和创作,2000年开始研究已濒临灭绝的怀远古老曲艺艺术——端公腔,并成为怀远端公腔目前的唯一传人。

  端公旧时称“巫”,因而端公腔又称“端公神调”或唱“阴阳戏”。据《潜书?抑尊》记载:“蜀人之事神也必凭巫,谓巫为端公。”

  端公腔是以说唱为主要构成部分的曲艺艺术形式,其中又夹杂民间音乐、民间舞蹈、剪纸、杂技、武术等表现形式。端公腔源于道教,由悼念亡魂、驱鬼避邪的祭祀活动演变而成,开初只唱宣扬轮回迷信的神鬼故事,后来受戏曲的影响,不断增加一些娱人的汉族民间故事或流传的戏文,逐渐变成了一种酬神赛会的表现形式。

  怀远端公腔在清代中期已经形成,清末至民国初为鼎盛时期。百年来,名噪一时的端公腔老艺人出过不少,像大羊子、小铁匠、小林子、高毛、周长江等数十人不止。此外,不少酷爱端公腔的票友,平时也能单独演唱。

  早些年,年头岁尾、端午中秋、婚嫁喜庆等传统或喜庆的节日夜晚,在怀远的十字街口或较大的场院,会有机会欣赏到端公腔的演唱。表演时,端公在中间坐唱,听众依墙围坐四周。因此,唱端公腔又俗称“靠壁”。端公腔兴盛时期,每逢冬闲取暖或夏夜纳凉之时,男女老幼相聚一处,表演常常是通宵达旦,尽兴方散。

  从小就天生喜爱地方戏曲的葛松,第一次听就喜爱上了这种曲艺形式。当时城关的马洪骝唱的极好,葛松就缠着他学习。只要晚上马洪骝开唱,他准时到场,有时连吃饭也顾不上。马洪骝好意地对葛松说:“现在这年头,谁还愿意学习这玩意?不能吃不能喝还不能挣钱,我就图个乐呵。”葛松可不管那些,他就是喜欢这种唱腔,在他的眼里,这是一种神秘而原始艺术,他就是发自内心的喜欢。葛松从小就对说唱极有天分,各种唱腔一学就会,而且他还能把自己喜欢的其他戏曲像泗州戏、京剧、淮北花鼓戏等一些唱腔的元素,融合在端公腔中。这又让端公腔吸收一些其他戏曲的营养。很快,他就成为怀远城关端公腔一绝,名声大振。唱到了怀远花鼓灯节上,唱到了蚌埠文艺汇演上,唱到了合肥地方曲艺展演上。

  端公腔主要的伴奏乐器是狗皮鼓,又称“太平鼓”,鼓柄下端坠有九个小铁环,击鼓时有节奏地摇动鼓柄,铁环叮当有声,和谐悦耳,因之又叫“九连环”或“三环九扣”。演唱者手持直径三十多厘米的圆形单面鼓,铁圈做框,鼓面蒙以狗皮,鼓柄下端配以铁环,左手握鼓柄,右手执条击鼓,边打边唱。端公腔的表现形态主要分为两种,一种是“打喜鼓”,主要在传统或喜庆节日演唱,以单一的说唱为表演形式。端公在中间坐唱,听众围坐四周。另一种叫“开财门”,主要在祭祀过程中边舞边唱,可以几人演唱,并伴以舞蹈动作,形式有点像傩祭歌舞。我们平时听到的说唱,多是“丁香调”。丁香调可按人物和情节不同分为喜调和悲调。演唱时,曲目多样,有篇幅较小的段子和大段的戏文故事,像《休丁香》、《站花墙》、《打嫁妆》、《城隍会》、《打西门》等都是常见的表演曲目。怀远端公腔反映的内容,几乎涵盖了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歌颂真、善、美,鞭挞假、恶、丑。它以风趣幽默的表现形式,使人们的心灵得到愉悦和升华,因而一直深受人们的喜爱。

  怀远端公腔只流行于怀远县城关镇一带。随着社会不断变迁和时代飞速发展、市场经济的繁荣与文化娱乐的多元化趋势,这一古老而独特的民间曲艺奇葩逐渐面临消亡的危机。进入21世纪,怀远县能够说唱端公腔的艺人越发减少。2008年春,怀远县文化部门抢救性挖掘和整理了老艺人马洪骝的端公腔艺术,并保留下了弥足珍贵的录音、录像资料,堪称绝唱。

  为了使端公腔这一古老的民间艺术得到传承和发展,第四代传人葛松在条件极端困难的情况下,自费到民间搜集整理和挖掘,并不断向其他艺术门类的民间艺人学习讨教,汲取精华。葛松多才多艺,除了端公腔以外,还擅长京剧、泗州戏等戏曲,并曾执导过二十四和二十五届怀远县花鼓灯艺术节,热爱怀远的民间文化和民间艺术,被称为“怀远百事通”。2015年,他的散文还获得安徽文学提名奖。

  2011年,安徽省人民政府公布安徽省非遗项目传承人葛松。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在同时公布的省级非遗传承人中,还有一个人葛士静,怀远大禹民间传说项目,葛松的父亲。父子二人同时被省政府公布为省级非遗项目传承人,实属罕见。

  葛士静是原来怀远文化局创作组组长,对花鼓灯有着深厚的感情和系统的研究,曾出版《怀远花鼓灯》一书,在全国花鼓灯界有着很高的声誉,宋代花鼓灯艺术的起源说,就是他提出的研究成果,现在葛老80多岁还可以即兴演唱。

  作为一名文化局创作人员,葛老喜爱搜集怀远民间故事,尤其是涂山大禹传说,说起大禹在涂山在怀远的故事,三天三夜他也讲不完,受邀到怀远一百多所学校讲授大禹治水的故事,宣讲奉献精神,弘扬社会正能量。

  了解了葛老,也就对他们的家庭文化有了了解,也就对葛松那么喜爱端公腔艺术,那么多才多艺毫不奇怪了。在十九大精神宣传演出中,葛松创作的端公腔《甩开大步奔小康》,在端公唱腔里融入了新时代的唱词。

  我曾经到他家做客,吃饭期间,聊得兴起,葛松唱起了拿手的端公腔唱段,老爷子即兴唱了段花鼓灯,我听得如醉如痴。非遗父子情,多么有趣的一家人。

安徽省非物质文化研究会 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请勿复制或镜像

安徽新媒体集团 技术支持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皖ICP备1701230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