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非遗传承人授课时突发脑梗 自嘲:病倒在讲台上值了

作者: 赵 越   日期:2019-05-13 10:37  稿源: 人民网—安徽频道

  “教了一辈子书,病倒在讲台上值了。”突发脑梗过去两周,躺在安徽省立医院南区病房的胡益定仍未完全脱离生命危险,说话含混不清的他不忘拿自己的重病开玩笑。

  4月16日,75岁的胡老作为省级非遗传承人应邀参加乡村文化调研座谈会,发言刚过15分钟,突然左侧身体发麻,进而陷入昏迷,倒在讲台上。

  回忆起那天座谈会的场景,三河镇党委委员鹿才琴心有余悸,“救护车赶到后,胡老被紧急送往医院。当时他对自己的情况很了解,说八成是脑梗,送到医院没怎耽误就做了手术。”

  “您老是三河的‘活化石’,收集的传统民俗成百上千。可得快点好起来,不然好东西就失传咯。”病榻前,胡老在肥西县文化圈的旧故都来了,他们的言语中,还原出一个将大半生寄托在非遗文化挖掘的“三河通”形象。

  75岁的胡益定是土生土长的三河人,因母亲热衷民间文艺,自幼受家庭熏陶,对三河传统民间小曲小调深知熟稔。在当地一所高中退休后,胡益定便一头扎进三河地区的民间民俗文化艺术工作。

  “肥西自古繁华地,群英荟萃数三河。”三河古镇历史悠久,距今已有2600多年的历史。在三河,有很多传承久远、经久不衰的传统民俗艺术,它们与三河的过去息息相关,直到现在还依旧散发出别样的魅力,其中尤以“闹花船”等传统民俗为主。

  谈到三河民俗,胡益定如数家珍。“闹花船总是压轴节目,最少7人,最多11人,船中间站三个姑娘,船旁边站最多六个丫头,老头子在船头划桨,后面一个老妈子掌舵……大家唱着三河民间的秧歌调,好听,热闹。”

  起初用笔记,后来慢慢学会了电脑拼音输入法。胡益定自嘲用电脑是“一指禅”,白天用脑子记,晚上一个键一个键地敲,几百字的内容,往往要敲到深夜。

  肥西县文化馆馆长董渊是胡益定的学生,因从事文化工作跟胡老接触颇多。在他眼里,胡老对三河乃至肥西县文化见解颇深,在传承文化方面也不遗余力。“他不仅仅是记录,还组建了三河灯艺队、三河古镇民间文化艺术团、三河舞龙队等文艺团体,并自任总编导。先后为三河古镇民间文化艺术团创作和编导了《闹花船》《河蚌舞》《二龙盘珠》等民俗节目,深受老百姓喜爱。”

  2005年退休后,胡益定决心开始一项“大工程”——把三河地区的传统民俗文化整理成册,方便更好地传承下去。

  编著成书需花费足够的精力,这对于已过花甲之年的胡益定来说,绝非易事。大儿子胡祥斌回忆说,父亲用电脑打字极不熟练,经常花一晚上时间才能敲出几百个字。“日复一日,年复一年,2014年,父亲的《文化三河》终于编著成功,这花了他整整十年时间。”

  三河民间代代相传了几千年的民俗文化被记录在国家正式出版的书中,珍藏在各级图书馆和学校里。颤巍的双手捧着散发墨香的新书,胡益定热泪盈眶,“我对老一辈艺术家们的承诺终于兑现了,家乡的东西不能丢掉。”

  “过去最得意的是好记性,这次生大病,脑袋不顶用咯,记性退步得厉害。”在胡老看来,非遗收集和非遗传承同样重要,他希望有更多人参与到搜集传承非遗文化工作中来,将这些民间文化传承下去。 “就拿庐剧来说,现在40岁以下会常庐剧的人寥寥无几,三河会扎花船的人也不太多了,手艺精湛的更是少之又少。”

  “等病好了,就继续在课堂上授课,口述民俗文化。余生的心愿就是能开设传承班、讲习所,将自己毕生所学倾囊相授,让这些古老的非遗文化在年轻人心中生根发芽。”胡老感慨道。

安徽省非物质文化研究会 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请勿复制或镜像

安徽新媒体集团 技术支持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皖ICP备1701230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