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没关系!“七仙女”袁媛现场教你零基础唱黄梅!

作者: 记者 汪乔 陈欣然 王佳 李浩 高佳   日期:2019-04-10 15:07  稿源: 中安在线


  中安在线、中安新闻客户端讯黄梅戏是中国五大戏曲剧种之一,其唱腔淳朴流畅,具有明快、真实、活泼的特点。上世纪50年代,修改整理后的《天仙配》登上华东地区戏曲舞台,获得极大成功,迅速在大江南北流行开来,一时间享誉海内外,成为安徽的一张文化名片。

  黄梅戏要传承,更要发展。进入新时代,安徽省黄梅戏剧院的演艺工作者们为黄梅戏的发展做出了许多努力。常演常新的经典剧目、贴近现实的新编作品,越来越多年轻人爱上了进剧院,越来越多的外国人爱上了黄梅戏。

  这些成绩,与老一辈黄梅戏艺术家的无私奉献息息相关,也与青年演员的不懈奋斗密不可分。在安徽省黄梅戏剧院,有这样一位青年演员,她不满30岁,却与黄梅戏相伴超20年,只为了心中的传统戏曲情怀;她是国家一级演员,也是新一代“七仙女”,她用自己的表演让更多年轻人认识了黄梅戏;她出演经典角色超过十个,却始终认为自己是黄梅戏的“小学生”。

  六分钟时间,袁媛快问快答,黄梅戏基础知识一问到底;三分钟学艺,“七仙女”现场教学经典选段,零基础也能哼出黄梅韵味;2000字采访,六问六答,与新生代黄梅戏当家花旦面对面。

  袁媛,国家一级演员,安徽省“六个一批”青年拔尖人才,同时,荣获有第七届中国戏剧“小梅花”大赛“金奖”、中央电视台和安徽电视台联合举办的“寻找七仙女”全国黄梅戏青年演员电视挑战赛“金奖”、首届全国黄梅戏广播大赛“一等奖”、中央电视台第二季“寻找七仙女”全国黄梅戏电视大赛“金奖”等诸多专业奖项。

  记者:您与黄梅戏是如何结缘的?

  袁媛:小时候,父母觉得女孩子不说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至少也应该有一些健康的兴趣爱好。本着“技多不压身”的教育理念,给我选了很多兴趣班。有一年,他们想送我到省艺校学声乐,但当时没有这方面的培训课程,只有业余黄梅戏培训班。我妈妈一听说这个课程既能学表演,也能学唱歌、跳舞,当即就给我报了名。

  小时候不懂,看到别人在台上跳舞,觉得扮相真好看。桃花似的面容,姣好的身段儿,嗓音清脆婉转,身上穿的戏裙颜色鲜艳亮丽,还带有飘逸的丝带和精致的步摇,一下就爱上了黄梅戏,后来越学越觉得有意思,就这么一路走到了现在。

  记者:在成为一名专业的黄梅戏演员的过程中,您遇到过哪些困难?如何看待坚守?

  袁媛:考学之前,家里人不大想让我以黄梅戏为职业,给我下了通牒令,说我只有考入前三名才准我上艺校学黄梅戏,那段时间我狠逼自己,终于以专业第一的成绩考入了安徽省艺术学校,家里人也就同意我学黄梅戏了。

  现在想起在艺校练功的事情,我都不敢相信自己能够坚持下来。那时每天练功至少8个小时,下腰、掰腿、翻跟头、倒立……一样都少不了,有时候练得痛得眼泪直流,身上青一块紫一块,尤其是夏天练功,戏服里里外外全是湿的,但是很奇怪,当时并不觉得苦,也就这么坚持下来了。

  现在,我经常在世界各地演出,已经成了朋友们眼中的“空中飞人”。为了每一场演出能够完美呈现,我和团队都在每个角色的表演上不断地打磨,一颦一笑、眼角、眼神都要表现到位。我觉得谈不上坚守,只是我从未想过放弃,用一句老话来说吧,因为热爱,所以坚持。

  记者:“以师带徒,师徒传承”是戏曲人才的传统培养模式,作为年轻一代演员,您有在职业院校的受教育经历,后来又正式拜师成为了吴亚玲的弟子,您怎么看这两段经历?

  袁媛:从13岁进入省艺校学习到17岁毕业,在艺校的五年,是我不断练习唱念做打、手眼身法步的五年,也是为后来进入省黄、登上舞台打下基础的五年,这是人生中一段非常宝贵的经历,可以说,没有这五年的专业训练,就没有后来的我。

  但作为一门传统艺术,黄梅戏有自己的特点,以师带徒、口传心授对于新一代表演者的成长也非常重要。我从我的老师吴亚玲手中接棒“七仙女”,学到的不仅是亚玲老师在艺术上的一招一式,更是她在生活中的处世为人与点点滴滴。亚玲老师不止一次地告诉我:“戏曲是全方位的,生活中做人,舞台上演戏。本本分分、踏踏实实,才会有收获。作为一名戏曲演员,你一定要懂得,不是你会唱会演或是拿了奖就可以了。不要忘记,拼搏、求索,是一生的修行。”为了培养我,亚玲真的老师下了不少功夫,也付出了很多的心血,作为她的弟子,在以后的工作中,我会以她为榜样,认真对待每一个角色,把黄梅戏传承好、发扬好。

  记者:从您的角度来看,近十年,黄梅戏观众群有变化吗?

  袁媛:其实变化还挺大的,十年前,我演出的时候,台下坐的大多数是老年人,现在进剧场的观众,各年龄层都有,有不少是学生戏迷。我想这种转变,很大程度上与传统戏剧的宣传力度的加大有关,以前,很多年轻观众可能从来没有接触过戏曲,没有接触过黄梅戏,所以可能一张口就会说‘不喜欢’。现在,我们把戏送到他们身边,他(她)有机会真正走进剧场切身感受过之后,观念自然而然就转变了。

  其实,不仅在国内,现在国外也逐渐掀起一股“黄梅热”。近几年,我随剧院相继出访了加勒比、南非、美国、加拿大、葡萄牙、西班牙、意大利、菲律宾、希腊、匈牙利、安哥拉等多个国家。每次出去演出,剧场都座无虚席,不仅有华人华侨,也有很多外国的观众。他们虽然听不大懂念白和唱词,但却对中国文化,尤其是中国优秀的传统文化艺术充满了浓厚的兴趣和强烈的好奇心。我希望通过我们的努力让更多的人喜欢并爱上黄梅戏,不仅要让她享誉全国,更要让她唱响世界。

  记者:成为一名成功的黄梅戏演员需要付出比常人更多的努力。从艺生涯中有哪些感人且幸福的瞬间,让您觉得这一切的努力都是值得的?

  袁媛:这样的瞬间其实很多,虽然都是细微点滴的,但总会鼓舞我继续在传承黄梅戏的道路上不断坚持下去。这些幸福瞬间有的来自演出完潮水般的掌声和鲜花,更多的是来自支持我的粉丝们。

  有一位安农大上学的小姑娘,非常喜欢来看我们剧团的演出,只要是我们在国内的演出她场场都来。即便后来她和我们剧团的人都发展成朋友了,还是坚持自己买票来看我们的演出。她说,这是她力所能及给我们的支持。后来,这个可爱的女孩还自己担任起了拍剧照的重任,经常我们演出完回到家,手机上就会收到当天演出现场的剧照,让我们十分惊喜。我想这都是令我感到幸福的时刻。

  记者:作为一名青年黄梅戏演员,对于未来的事业发展有什么期许?

  袁媛:成为一名黄梅戏演员我已经实现了自己最大的梦想。未来我希望自己可以认真演好每一场戏,踏踏实实简简单单坚守在舞台上,把黄梅戏的美妙传递给更多的观众,不辜负大家对于我们的期望。

安徽省非物质文化研究会 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请勿复制或镜像

安徽新媒体集团 技术支持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皖ICP备1701230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