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安在线、中安新闻客户端讯一点、一抹、一提笔,一朵昏黄寒梅在火笔画传承人刘凯的笔下绽放。“画火笔画就像写文章,要列个提纲,有构思,有结构。”他说,“画梅花要在心中构思好结构,想好怎样才有神气。”不过十几分钟,一副简略的寒梅图跃然于纸上。

  刘凯今年八十一岁,自六十多年前师承家父,他手中的笔一提起便从未放下。“过去的传统火笔十分笨重。每次要画还得烧好碳球,容易烫到手。”刘凯追忆年少时的学艺生涯。刘凯父子与几位师兄一起改造了火笔画的工具,用电发热,在特制的宣纸上着色成画。

  火笔画重在手上功夫,笔尖的重火一旦把握不好便会将纸张烧毁。手腕既要把握落笔的时长、快慢,也要控制好笔尖的温度。寒来暑往,不畏艰苦,刘凯的手上功夫终究练成。寒梅、山水、雪景、花鸟......种种美景在他笔下留住。

  好的艺术家不仅“会”创作,还敢于创新。刘凯将国画中的晕染手法运用到火笔画创作之中。“国画用墨,有浓有淡。通过控制火笔的温度高低,也能达到此类效果。用淡火的慢功夫甚至能衬托出云雾的感觉。”他介绍。

  年少时的军旅生活为刘凯的作品增添了独特魅力。1976年,刘凯曾前往我国的海防前哨岛屿执行任务。深夜里,公海中的明亮灯塔给他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刘凯通过素描记录下此景,又用火笔细细描绘,一副绘于木板之上的《海防前哨》图就此诞生。

  已过杖朝之年,刘凯依然坚持创作。除了在家创作,他还时常受邀外出展演。拎着跟了他三十多年的木头箱,箱子里装着工具,刘凯便能说走就走。近几年来,刘凯也会创作火笔画小品、书签。“这些很受学生的欢迎。”他说,“每次到大学里展演,很多学生围着看,看到书签觉得十分新奇。”

  最近,刘凯正在创作一副山水画。“我喜欢画山水。”他说。在刘凯的笔下,徽州山淡云清,最美的一刻似能永远留住。

安徽省非物质文化研究会 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请勿复制或镜像

安徽新媒体集团 技术支持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皖ICP备1701230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