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安徽,流传着一首“八宝歌”,吟唱的是省内的八件“物华天宝”,头两句便是“纱灯笼皓魄,宣纸载烟云”。这排名第一的“纱灯”指的是芜湖市无为县传统手工艺品——拥有300余年历史的剔墨纱灯。

  精细工艺打磨心性

  清乾隆年间,手工艺者对传统“彩灯”工艺进行革新,选用丝质绢纱代替色纸和玻璃作画,独创了“剔墨”工艺,形成了剔墨纱灯。作为古老灯艺的一种,它已于2006年入选安徽省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市级技能大师朱晓钟是唯一的传承人。

  在芜湖电缆工业学校的工作室里,记者见到了正提笔描画的朱晓钟。他介绍说,剔墨纱灯集木工、雕工、漆工和绘画艺术为一体,经过加工、成型、油漆、绘画等工艺制作而成。其中绘画部分就包括了仗纱、描稿、剔墨、上胶、描线、打底色、染色和整理几个步骤,每一步都必须均匀准确,工艺要求精细。

  为了让这门地方手艺后继有人,芜湖电缆工业学校专门开班,聘请朱晓钟担任教师,希望能够发掘热爱这门艺术的年轻人,让“灯火”延续下去。从2014年11月开班至今,学生已达400余人。“有些孩子来的时候毛笔都不会拿,我就从基础教起。有的孩子非常感兴趣,学得也深入,现在自己都能开班授课了。”朱晓钟说,学习纱灯制作,对年轻人来说也是一种心性的磨练,让他们能沉住性子,能学会坚持和细心。

  剔墨勾线花鸟“凌空”

  朱大师告诉记者,顾名思义,剔墨纱灯区别于其他宫灯,其最大的特色就是剔墨。当稿件被拷贝到绢纱上后,先用勾线笔蘸墨在绢纱框上勾出画图轮廓,把轮廓以外空出部分用淡墨涂抹,而后剔除焦墨,再将预留作画的图画均匀涂上透明胶,晾干后,在胶面上勾线、着色、晕染。一些栩栩如生的人物、花鸟、飞禽、走兽、山水或神话故事便跃然于绢纱上。“剔墨是为了让画面更为立体,有凌空之感。”

  朱晓钟还给记者讲了一个“井水点睛”的传说。在画宫灯人物眼睛的时候,用无为城隍庙前的一口井,叫杏花井,里面的水点睛,人眼变活了,能频频闪眨、脉脉含情。

  传统纱灯形状一般为六角形和四方形。用紫檀、红木、槠树、红椿等坚硬木材作框架,灯架外缘上雕立体龙头凤身,中配卷草图形花芽,下刻象鼻或虎角,造型别致。制作时,雕工也是重要环节。复杂的卯榫结构,每个小支架、沟槽、眼都要精准地按照设计图上的尺寸去做,如果哪边多一点、少一点,整个灯就组不起来了。从选木材、锯木条、刨木头、凿沟槽开始,再从电脑上找图样,开始雕花样。如今,朱晓钟已是擅长各道工序的全能手。

  复兴传统不忘初心

  任何传统技艺的传承与发扬都不是一蹴而就的,它往往伴随着风雨和坚守,无为剔墨纱灯也是如此。记者了解到,这项工艺发明于清嘉庆年代,有着300多年的历史。清鼎盛时有民间纱灯作坊30多家,代代相传。后经历了近百年的战乱年代,到新中国成立初期,百废待兴,万业复苏。政府把民间工匠组织起来,成立了无为纱灯厂,其产品在全国工艺品展览会、建国十周年庆典中争得了很高的荣誉。

  20世纪80年代,民间和县文化部门集中了社会流散的画师、工匠,研究发掘,恢复过无为纱灯的生产,但由于纱灯全是手工制作,费工费时,价格太高,产品销不出去而停产。加上现代科学技术对传统产业的冲击,以及历史形成的传承人缺失,工艺不普及,产品定位不准,导致了目前濒危的状况。

  20世纪80年代,从部队退伍的朱晓钟参加了县文化部门组织的恢复无为剔墨纱灯生产制作工作。为了保护这一优秀民间工艺品,他通过收集整理、研究开发,熟练掌握了各项制作工艺流程,并搜集、整理、保存了有关无为剔墨纱灯的一整套完整资料,使得这一传统工艺得以传承。

  如今,在朱晓钟的自主研发下,剔墨纱灯已开发出近百个品种,除了悬吊式,还有壁挂式、台式、落地式等。由于是榫槽连接,还可自如拆卸,便于收藏和携带。朱晓钟说,现在这些宫灯多用于一些饭店、酒楼、园林古建筑等,大多是根据需求来设计定制。

安徽省非物质文化研究会 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请勿复制或镜像

安徽新媒体集团 技术支持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皖ICP备1701230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