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研究会动态 非遗资讯 传承人风采 皖籍工匠 学术交流 域外传真 政策法规

亲历非遗 延续薪火

作者: 晋文婧  日期:2017-08-25 18:33   稿源: 安徽日报

  八月炎夏,从省非遗保护中心出发的各个记录小组奔赴淮南、蚌埠、芜湖、黄山等地,正式开展国家级非遗代表性传承人第二批抢救性记录工作。摄像师的镜头里,有舞台后方的华服,也有砖雕作坊扬起的尘土,徽州砖雕国家级代表性传承人方新中为摄像师认真做着雕刻示范,但却似乎不擅长在镜头下讲故事,考验着记录小组的发问功力。

  2013年,作为全国首批开展非遗数字化保护试点省份,我省较早启动非遗项目抢救性采录工作;2015年,文化部开始在全国范围内启动国家级非遗代表性传承人抢救性记录工作。 “2013年的时候,所有项目拍摄完毕整合起来做成一部片子;当下的工作则是为每一位传承人制作一部集合文献片、综述片、视频资料、图片资料、文字资料等丰富扎实的‘大片’。 ”省非遗保护中心研究部主任胡迟说。

  传承人是非遗的重要承载者,是非遗活态传承的关键因素。近年来,非遗传承人群研培计划等国家级项目的实施,说明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正在从项目申报阶段过渡到“后申报时代”,在项目申报的轰动效应之后,如今的非遗保护议题集中在“保护什么”“如何保护”,传承人无疑是非遗保护的核心。当年,我省策划拍摄的濒危项目采录工程初见成果,但“人的流失是最大的濒危”,与传承人群研培计划不同、与我省当年的濒危项目采录也不同,国家级非遗代表性传承人抢救性记录工作基于一个无法回避的事实:传承人的逝去。数据显示,截至2015年1月,文化部公布的4批国家级非遗代表性传承人中,已有近300人离世,在世的国家级非遗代表性传承人中超过70周岁的已占到50%以上,开展传承人抢救性记录工作已刻不容缓。

  胡迟介绍,2015年文化部印发通知,全面启动实施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抢救性记录工作,记录对象为所有国家级非遗代表性传承人,优先记录年满70周岁以上的、不满70周岁但体弱多病的国家级代表性传承人。2016年,我省又按文化部要求选定10位国家级非遗代表性传承人作为第二批抢救性记录对象,于2017年集中开展拍摄记录工作,预计今年年内完成对张士根、邓虹、邵传富、武克英、鹿士彬、迟秀云、朱月梅、方新中、王京胜、储金霞10位国家级传承人的记录工作。这些传承人既有花鼓灯、泗州戏、铁画、界首彩陶、徽州三雕等领域的领军人物,也有洋蛇灯、坠子戏、皖南花鼓戏等项目的传承人,无论项目本身是大众熟知还是小众式微,每一个传承人都有其执着一生的经历,弥足珍贵。记录工作也将兼顾个人的纵向经历与项目的横向脉络。

  非遗项目以人为基础为依托,那么国家级传承人个人的成长史是否就可以代表项目的发展史呢?传承人在回顾项目历史的时候,会涉及到很多和事件相关的人,比如创作者、研究学者、文化干部等人群,他们都是非遗项目的见证人。此次记录工作把拍摄对象范围扩大,让共同参与某个非遗项目历史进程的人物都能进入镜头。口述史、实践篇、传承篇、综述篇,如此大的体量,每个传承人采录时间不小于5个小时。为使采录对象更加生动,拍摄组还对他们的部分生活状态进行了追拍、对史料进行了翻拍。胡迟介绍,本次任务拍摄量较大,省非遗保护中心从原先以中心工作人员为主转变为公开招标、吸纳社会力量参与组建工作组。记录工作有三个团队,每个团队设2至3名项目负责人,并为每个拍摄组配备学术专员。学术专员熟悉传承人、亲历者以及项目的情况,从架上设备与非遗传承人采访开始,每一个问题,每一次对话,都是经过精心的设计。记录小组的成员需要对项目有深入了解,以求将那些年龄偏大的项目亲历者与见证者带入回忆的语境。

  在进行非遗保护社会推动的同时,做好传承资料的积累既是保护的基础,也是可持续保护的依据。非物质文化遗产面临着“人走技失”的现实挑战,抢救性记录工作就是尽可能地给后人留下这份宝贵的资料。

 

相关新闻
研究会动态
安徽映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