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研究会动态 非遗资讯 传承人风采 皖籍工匠 学术交流 域外传真 政策法规

苏成军:探访正在消失的非遗老手艺——“御贡”舒席

作者:  日期:2017-06-01 11:04   稿源: 中新社

   

  “舒席世代相传,曾经是皇帝御用的贡品,现在却没有人愿意学。”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舒席传承人苏成军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

  记者日前探访安徽舒城县舒席传承人,寻找正在消失的指间艺术。

来到苏成军的家,地面上摆满了舒席材料和半成品,墙上山水画图案的舒席磅礴大气。“舒席不同于一般的凉席,它已经从日常用席演变成工艺用席。”苏成军说,舒席发展至今已有2000多年的历史,最早可追溯到春秋战国时期,经过历代发展,在明清时期达到鼎盛。

  苏成军拿出一块编有龙纹的舒席说,明朝年间,舒城有一个吏部尚书秦民悦,为取宠皇帝,将编有龙纹的舒席作为贡品带至京城,皇帝被舒席的高超技艺惊叹,特批御书“顶山奇竹,龙舒贡席”。自此,舒席身价陡增,朝野争购,成为当时的一种“奢侈品”。

  事实上,要想制作一幅舒席作品并不容易。苏成军说,舒席从选料、裁料到最后成席有12道工序,开竹、破条、起黄、蒸煮、编织....。。每一步都不能马虎。特别是编织,不仅要求经纬编排匀称,篾纹笔直整齐,还要求编织匠人熟懂画理。“编织就像绘画一样,在空间构图、景物透视、颜色搭配上要求严格,制作一件成熟的山水画作最少要半年时间。”苏成军说。

  苏成军说,像大幅舒席挂屏“天柱山”、“寒梅图”及小幅挂屏“孔雀开屏”、“仕女图”、“牡丹”等,有用二色篾编织,也有的只用单色篾编织而成,全靠疏密度显现图案,如书法编织品连细微的笔锋也表现得十分真切,仕女的眼睫毛都惟妙惟肖,可见舒席对工艺的要求之精。

  舒席大多数靠的是祖传的手艺和小范围的匠人的传承,苏成军的父亲就是做舒席的老匠人。从小耳濡目染,17岁的苏成军开始正式学习编织舒席,他拜当地的老匠人为师,整整学了三年。此后,他不断钻研编织技巧,手艺越发精湛,成为当地最知名的舒席制作匠人。

  然而时光荏苒,舒席逐渐衰落。“销售价格与繁杂的人工技术不成比例,织席获利甚微,技术人员纷纷改行,加上老技工年事渐高,如今,再也找不到能把舒席当作国画来编织的人了。”苏成军说,因为舒席手工制作程序多,技术要求高,很多年轻人都不愿学习这项技艺,织席技艺后继乏人,舒席渐渐陷入了一个经济收益和技艺传承的恶性循环。

  “舒席几十年前就闻名世界,上个世纪初,舒席曾先后获得过巴拿马、芝加哥国际博览会一等奖,50年代像徐悲鸿的《奔马图》、郑板桥的《兰竹图》、吴作人的《骆驼》以及《天女散花》、《嫦娥奔月》等作品曾经出口海外,广受欢迎。”苏成军说,现在政府也在帮他们扩展销售渠道,并为舒席筹拍了专题的纪录宣传片,舒席开始在东南亚、欧洲等海外市场小有名气,特别是工艺席。

  “我最大的愿望就是舒席这门老手艺能一代一代传承下去,让人们知道舒席不仅是一种日常用具,更是一种传统艺术。”苏成军说。

相关新闻
研究会动态
安徽映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