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研究会动态 非遗资讯 传承人风采 皖籍工匠 学术交流 域外传真 政策法规

激活传统手艺 融入现代生活

作者: 李亦奕  日期:2017-05-29 20:55   稿源: 人民日报

  随着现代化进程的加速,传统手工艺逐渐失去其原有的活力,有的甚至濒临消亡。如何将传统工艺与现代生活贯通融合,重新激发其生命力,近两年来我国相继出台了一系列政策:2015年“制定实施中国传统工艺振兴计划”被正式写入“十三五”规划纲要,2016年“工匠精神”被写入《政府工作报告》,近日《中国传统工艺振兴计划》顺势而出。国家对于传统工艺保护和扶持的力度不断增加,在时代大势下,如何才能增强传统工艺行业自身的造血功能,寻找一条新生之道?“振兴传统工艺”要靠政策的扶持,更要坚实地落地。

  从“生产性保护”到“生活性保护”

  新世纪以来,诸多传统工艺被纳入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范畴,一些项目在“抢救性保护”“整体性保护”中留住了民族的记忆,一些项目在“生产性保护”中重新走出深闺。现阶段,如何才能有效保护与传承传统手工艺?“生产性保护”即借助生产、流通、销售等手段,使传统工艺融入现代社会生活实践,并在生活中持久传承,这无疑是更具有可观的产业化前景的保护方式。西安美术学院美术史论系副教授张西昌认为,“生产性保护”主要是激活手工艺的自身潜能和需求空间,无论采用何种方式,核心技艺和核心价值的保护是前提,在此基础上,传承人积极开展切合社会需要的生产实践,努力制作和开发形式多样的产品,使传统手工艺融入社会,与民众生活紧密联系起来。但是,由于传统手工艺不具有以经济学尺度衡量的生产优势和商品优势,也不具有适应由工业制造主导的现代市场竞争力,因此,“生产性保护”方式也不能一概而论。张西昌建议,对于像竹雕臂搁、鲁庵印泥、顾绣等艺术含量高、技艺精湛的手工艺门类,应该加大政府保护扶持力度,通过提高传承人的社会地位,提供场所、经费、社会舆论支持等形式使之得以更好地传承。

  满足大众需求被认为是手工艺传承的最好办法。在中华民族文化发展的进程中,几乎都是遵循着一个继承传统,不断地更新传统、提升传统,从而走向现代生活的过程。“以陶瓷为例,古代每个时期的陶瓷艺术都有其代表性样式,除了官窑还有民窑,如宋代在烧成的陶胎上画红红绿绿的彩釉开创了中国陶瓷彩釉的先河,究其原因也是为了满足老百姓的需要。”中国艺术研究院艺术创作研究院院长、中国陶瓷艺术大师朱乐耕强调,陶瓷创作一定要和艺术家所处的时代相结合,“市场和审美在变,材料和工艺在变,科技也不断变革,如果没有工艺、艺术观念的创新,没有对市场和消费需求的研究,传统手工艺就很难存活。”他表示自己在创作和展览时就主要考虑本土化的现代表述,以及怎样让作品和现代建筑对话、和流动的人对话。

  河南钧瓷传承人刘红生荣获过诸多大奖,其手工拉胚、古法柴烧的陶瓷艺术品在收藏市场有不俗的表现,但他也注重烧制具有实用功能的器具,比如高矮形制不同的笔筒、笔架、笔洗和镇纸以及以汽车为形制作的筷子架,以多样的形式体现出窑变与工艺之美。刘红生表示,传统手工艺品的市场非常巨大,小到茶碗、茶壶、各类花器,大到陈设器、公共艺术,都有广泛的社会需求,就钧瓷创作而言,只有创作出符合现代人审美情趣与生活需求的作品,才能在市场上获得关注和认可。由此看来,传承人不能墨守成规,要勇于站在时代前沿传承民族文化。

  校企社区协同创新

  如果说传统工艺保护最终要靠市场和生活来推动,那么技艺传承的根本是对人的培养。但长期以来,工艺制造、工艺美术教育、学术研究等各行其道,致使生产和教育严重割裂——真正的技艺高手多在民间而非学院,消费需求和市场支持也不完全取决于学院。究其原因,清华大学美术学院艺术史论系主任陈岸瑛认为,现存的工艺美术教育、科研体系,原本是新中国成立以来为了恢复、发展传统手工业(尤其是传统工艺美术)生产而建立起来的,曾经与传统工艺产区和企业有着紧密的联系,无论在人才培养还是设计研发和基础研究方面,都起到过重要的推动作用。但在从计划经济到市场经济的转轨过程中,无论是传统工艺行业还是高校、研究所,都面临着重组与重新选择。在这个过程中,全国各地的工艺美术研究所纷纷解体,高校中的工艺美术专业则倾向于向纯艺术和国际化方向发展,与传统工艺行业的关联度降低了。

  对此,长期从事民间美术教学的苏州工艺美院教授吴建华认为,需要改革大学的用人制度,目前在职业性院校任教的老师大多是直接从大学毕业的本科生、硕士生,缺乏行业、企业的实践经验。“近期,教育部已经关注到这一点,对优质高职院校建设已经用校企‘深度融合’来强调对职业院校师资队伍建设导向。这样一来,企业教师进课堂授课,学生到对口企业实习,这种深度合作是推动人才培养模式改革的方向和路径。”吴建华说。

  可喜的是,除了企业,高校与传统工艺从业者、非遗社区也渐渐形成了一种新的互动关系,原有的学科结构、知识系统和人才培养模式也随之调整。陈岸瑛介绍,2015年以来,陆续有70余所高校参与了“中国非遗传承人群研修研习培训计划”,来自传统工艺行业的传承人大规模进入高校进行学术交流,碰撞出不少新的产学研互动模式。例如,苏州工艺美术职业技术学院大胆尝试了大师工作室和非遗传承人的学历教育;上海大学美术学院利用公共艺术协同创新中心的软硬件条件,让非遗传承人、专业研究生和国际艺术家、设计师进行驻站交流;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成立了“传统工艺与材料研究文化部重点实验室”,延续和加强之前与传统工艺产区建立的联系,协助传统工艺企业解决非遗传承创新中的瓶颈问题,促进传统工艺融入当代生产生活。在陈岸瑛看来,新的时代条件下,振兴传统工艺的路径是多种多样的,与传统工艺相关的产业领域也数不胜数,这就需要不同专业背景的人才聚集到一起,为建立完整的产业链进行跨学科的协同创新。

 [1] [2] 下一页
相关新闻
研究会动态
安徽映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