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研究会动态 非遗资讯 传承人风采 皖籍工匠 学术交流 域外传真 政策法规

宣纸制作技艺国家级传承人——邢春荣

作者:  日期:2017-05-29 15:04   稿源: 南都

  

 
                

  邢春荣,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宣纸制作技艺代表性传承人,高级工艺美术师,安徽省民间文化杰出传承人,安徽民间工艺大师,安徽省工艺美术大师,为宣纸业的兴衰而穷尽半生心血的“守望者”。 南 都:你是什么时候开始从事宣纸制作的?

  邢春荣:我1973年进的泾县宣纸厂———即现在中国宣纸集团前身。当时宣纸厂缺人,招工领导组一下来,我所在的廊桥镇像炸开锅一样,年轻人挤着去报名。那年我19岁,没想到家庭出身、年龄、体检几项考核都顺利过关,就成了宣纸厂工人。这一干就是一辈子。跟我一批进来的20多人,现还留厂的不超过5人。在厂里,无论是年龄还是工龄我都是最长的。

  南 都:在此之前,你对宣纸制作了解多吗?

  邢春荣:进厂前,我对宣纸一点概念都没有。在当时,哪里知道什么是宣纸?只知道跟农机厂、化肥厂一样,都是响当当的国营厂子,能进单位、有份工作就不得了了。

  南 都:你刚开始从哪道工序学起?

  邢春荣:宣纸制作从皮、草料制浆到成纸共十八道大工序、一百多道小工序。入行学徒都要从宣纸制作的第一道工序“选料”做起,学习整个“燎草”制作过程。

  我第一个师傅是原料车间的曹一本。在他指点下,用铁耙子将稻草秆上枯叶勒去,割去稻穗头,再扎成小草把。扎好的草把要用木碓舂砸,舂碎草秆,土话叫“破节”(即捣草)。破节后放入河水浸泡。并用石头压住,不让草把露头,以防草把变色、腐烂。夏季需浸泡约十天,冬天需一个月。浸泡以后用石灰水腌制,腌制稻草的时间、温度、水质,都是十分讲究。腌制后再挑上山晒。晒干后把石灰滤掉,将稻草重新扎成把子,放在锅中蒸煮。上述步骤须重复一次。经过两次蒸煮的燎草“半成品”,会被我们运到山腰石滩上日光摊晒,“日晒雨淋”需要一年时间才能完成自然漂白。檀皮的制作与燎草制作大体相当。

  南 都:石灰腌制有何作用?为何要日晒雨淋一年之久?

  邢春荣:石灰腌制蒸煮是传统工艺里的重要一步,一是加快草料脱胶及木质素分解,提高纤维的纯度,另外还大大增加碱性。碱性提高一是防虫蛀,二是延缓空气对纸张的酸化,通过中和作用阻止宣纸老化变质。宣纸比其他纸的碳酸钙(碱性)都要高。

  日光摊晒主要目的是对纸料天然漂白,与化学漂白相比具有不变色、更耐久的特点,这是机器短时间漂白无法取代的。此外,位于山腰的晒摊是用石头沿倾斜山体铺成,石头间有缝隙。雨季可迅速排水以防浸烂燎草;夜间山体水分又会透过缝隙湿润燎草。

  南 都:你学晒纸用了多长时间?

  邢春荣:别人学晒纸工艺通常需要五年时间,我只用了一年左右时间就已经掌握。

  南 都:那么短时间掌握晒纸技艺,是你个人有这个天赋吗?

  邢春荣:除了悟性好和勤奋外,也跟一段机缘巧合密不可分(笑)。我进厂那会,宿舍紧张,我和另外3人被安排在大会堂里住,就在舞台上搭木头床。70年代条件真是苦。夏天还好,一到冬天冻得根本睡不着。说来也巧,晒纸车间与大会堂隔得很近。晒纸需要火墙,火墙也叫纸焙,是用土和砖砌成的“夹火墙”。墙内砌有烟道,通过烟道口点燃柴火或煤炭,使热气钻进烟道,让火墙发热。大冬天我们四人就跑去晒纸车间取暖,用土话讲叫“捂焙”,全身暖和了再回冰窟窿睡。

  取暖时闲着也是浪费时间,我就看晒制师傅如何“点角”(即揭纸)。晒纸的头道工序是点角,捞出来的纸像豆腐一样很厚,需要先从一角揭起,再顺势将整张纸揭开。看多了自然想试试,师傅就教我怎么揭。一看,哎,角点得不错!于是又帮他牵纸。师傅说:“牵得有模有样,要不再晒一张?”晒纸即焙纸,将揭起的湿纸贴到火墙上烘干,用棕毛刷在湿纸上“画八字”,从上往下刷。动作看似不经意,实际有规律和节奏,包括幅度都有规定,如一张四尺宣,手工十八刷。一名晒纸师傅一天要烘1400张宣纸。

  南 都:晒纸、捞纸哪个更辛苦?

  邢春荣:从程序先后上看,先捞再晒,但两者对工人的技术要求都非常高,都是最关键工序。捞纸、晒纸,被我们合称为“水深火热”。捞纸师傅是冬天受罪,纸浆池水冰冷,捞纸每天要浸泡上千次,所以很多捞纸师傅都有关节炎;晒纸师傅是夏天遭罪,晒纸所用火墙常年保持70至80度,门窗要关严,所以晒纸师傅想胖也胖不了。

  南 都:在晒纸车间工作时哪位师傅带你?

  邢春荣:刚调到晒纸车间,同样是先给学徒分师傅。1973年时,晒纸车间的工段长叫曹理仁,他来指派各自的师傅,结果分来分去,其他新人都有着落了,就是没给我分师傅。我心里七上八下,问曹理仁“我跟哪个师傅学?”曹说“你跟我学。”

  过去讲晒纸技术好的师傅“四五六一把抓,棉连带扎花”。“四五六”是指纸的规格,分为四尺、五尺、六尺:“棉连带扎花”就是说纸非常薄,操作难度很大。最薄的纸一动就破,晒纸行业很多老师傅,晒一辈子退休了,也不一定能晒六尺的纸。尺寸越大越薄难度越大,因为纸是湿的,加上步骤多。一般人要跟着学12个月,师傅才会放手让你单干,我5个月后就独立干活了。

  南 都:宣纸这么多道工序,你或者你认识的其他师傅,有没有人能精通所有工序?

  邢春荣:宣纸制作是集体智慧的结晶。一个人不可能精通所有工序,能熟练掌握一、两门已经很了不起。

  南 都:宣纸制作技艺的传承有哪些途径?

  邢春荣:宣纸传承的途径只有一个———“言传身教”。每道工序由师傅一边讲一边示范给你看。再有就是通过学徒实践,师傅在一旁手把手纠正,用肢体接触让你体会每个动作的轻重、幅度、节奏等等。比如捞纸车间,通常是由师傅“掌帘”,徒弟“抬帘”,两人配合共同将纸帘斜插入制浆,荡帘幅度深浅都需要徒弟悉心体会。所以每道工序都应有一个传承人才对,所有传承人组在一起,就是一个宣纸厂。

相关新闻
研究会动态
安徽映像